Tag Archives: 2014年

女神新一代

女神新一代

某天在网上偶然看到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视频推荐,画面中左边是个西部牛仔风的胡子拉茬男,右边是个一眼就明白的异装癖,本来以为是变身的俗套剧情,不过定睛一看,说是奥斯卡热门影片,那么自然不能错过。那个时候奥斯卡还没有颁奖,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期待奥斯卡的最佳男主,最佳男配花落谁家,那个时候我不认识杰瑞德莱托。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时代在召唤

时代在召唤

上周五接到叔叔的电话,想让我帮忙看看弟弟的小升初简历,排排版,修改修改措辞。

原来转眼间,弟弟都快小学毕业了。拿着一看就觉着是叔叔帮忙写的简历,感慨万千,天下父母其实都是一个样。

想到我小学快毕业时,也是如此,进民办初中还是公办?偶然间得知爸妈想把我弄进一家公办初中的尖子班,不可避免的,需要花些银子。我甚至都记得当时的情景,我们一家三口在街上逛,爸妈问我愿意不,带着点铁板钉钉的感觉,而我极力反对,似乎是用生命在对抗着 ,搬出 “如果你们要把我弄进去,我这辈子都不要睬你们了”。那个故事的最后,我胜利了,成功了进了另一所公办初中的普通班。

在那个年代,我自知不是天赋异禀,成绩更没出类拔萃,性格也如温吞水般,在老师的评语中也只会蜻蜓点水地说乖巧和懂事。或许在那个时候还会自鸣得意,觉得老师是喜欢自己的。可放在现在,用成年人的角度来看,或许当时本就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在看简历的间隙,弟弟一直在边上玩得开心,好像我们在做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如果他和我当年一样畏首畏尾,那今天他是否也会像我当时一样果断拒绝?也可能由于他是他那一年级里算比较小的孩子,当还没明白周围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被推向了新的旅程。

1999年的我觉得”宁当鸡头,不做凤尾“是保全自尊心的最好选择,2014年的我突然领悟”先天不足,后天弥补“。

无论如何,每条路都有他的方向,常言道,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接受他人的建议有时会比自己逞强更智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