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2

No Subject

No Subject

当爸爸说”阿娘查出这个病距离阿爷过世正好10年”的时候 才发现他的悲伤没有写在脸上却在心头

今晚我的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爷爷过世的情景 也隐约听到爸爸叹气的声音 受不了 想哭 泪就流了

10年前爷爷去世后 我脑子空白 望着四壁 一切如旧 没有丝毫变化 事实不像事实 我以为那个时候已经把眼泪流干了 而今却明白眼泪是流不干的 因为常伴左右的人总会一一离开

我好不甘心 曾经在单位和家里叱咤风云的这位老太太 如今却孱弱地躺在医院 瘦得跟只小鸡一样 摸着她吊盐水的伤口问她疼么 她只跟我点点头 弱弱地说着 疼 看她握着妈妈的手 眼角湿润 我彻底无力 眼前这位老太太去年还邀请我带她去吃肯德基甜筒 上个月还说曦曦 你男朋友长得好好看 怎么这会就连喝水都会吐出来呢 我无法想象她此刻身体上的疼痛 对于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而言 已经经不起折腾 我多么希望自己来承受 10年里她没有一天不想爷爷 心灵上早就被折磨得体无完肤 每想至此 我心疼得无法呼吸

如果某一天奶奶不得不离开 请让她不要承受肉体的痛苦 她很渺小 很脆弱 很敏感 虽然眼神坚定 但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