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2

历史课代表的一个梦

历史课代表的一个梦


前言:在多年前的青葱岁月里 我放佛记得曾有一段冠名“历史课代表”的过去,倘若不是此行,恐怕早已忘记。不过这名历史课代表的辉煌仅停留在古代史,在近代史以前,次次全班第一,但一涉足近代史,便想申请立刻摘了这课代表的高帽。也许,是因为近代史太血腥,只有耻辱,没有荣誉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