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9

2009的夏天

2009的夏天

本来要兴高采烈写篇实习小结的,不料搓事接踵而至,心里真tmd不舒坦~

每个皮夹子边都藏了一个小偷

小偷要胸闷一几,皮夹子里现金无几,如果我的口头挂失有用,那么他就只能对着皮夹子里的帅哥美女照发憷。真不好意思=。=叫你神经紧张却一无所获。没事就多看看那个帅哥那个美女吧,你还是赚了。PS:老J,王老板 不好意思 让你们难为情了~

我不得不痛斥现在的小偷们,你们偷失主的钱包(或是手机),倘若有钱,算你们额头碰到天花板;倘若无银,你们额头碰到棺材板不说,失主也心力交瘁难以入眠。尤其是重感情的失主们,皮夹子是他们最大的宝库,视为宝贝的东西全在里面。好在之前听了D的话,把很多东西藏在家里,但不可避免的,还是掉了许多。。。多说难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所谓大逃杀

所谓大逃杀

敲了几百字关于天使的文字 因为思维短路 瞬间夭折。我想毕竟我不是亲身体验者,不该主观臆断肆意评论。出于某些原因,妈妈今天晚上始终坐在电视机前看”大逃杀”。不时地说一句 ,她们跟xxx比,真的是不会唱歌哦。。。我能说什么,她们是天使,不会唱歌情有可原。只是观众自发地认为这是一场唱歌比赛,就跟前几年的超级女声一样。错误的以为 源自何处?这也是打从第一天了解这个大型活动开始,我就一直心存困惑的地方。

美其名曰,才艺大比拼,但是等到逃杀的时候,为什么都在唱歌。这并不公平。她们不是人人都能唱一口好歌。难道就因此抹杀发光发热的那一面?倘若是为了比赛唱歌,何不直奔芒果台,偏偏屈就番茄台。

stop here 我对这个节目保留意见。

说说这个星期我的人事变动~从天使跳到型秀,操盘整个后台。好处在于可以自己挑照片上新闻,期间当然假公济私地放了朋友们的超靓海报。只是有点遗憾,他们因档期问题,不能参加海选,09型秀于是黯然失色了不少。

如何定义我的实习内容,网络编辑?只要熟悉网站后台便可轻松胜任,偶尔还能发挥主观能动性地创新一把,推自己所爱,避自己所恶。唯独敏感时期,自觉屏蔽关键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打牌论

打牌论

朝九晚五的实习加上一心一意的个人品质使我的很多好习惯从指缝中流失,抱怨时间太少事情太多。这种感觉好像是每到期末考试,我要一本书接着一本书地从头学起。

近几年结合个人经验,我意外地发现原来工作效率的极大值并不是接受新事物的同时,马上去消化掉。因为一旦表面消化,便马不停蹄地揣测是否有新的东西出现,而不是深入已经发生的事物。

你打扑克的时候,喜欢等所有的牌都发完了一起理牌还是每发一张就翻呢?

当理顺了一手牌,你可以轻易地发现其中更多的组合方式;当一张一张地植入,很容易先入为主或在不同的组合中犹豫不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为了忘却的纪念

雨在窗外噼里啪啦地往下打,从日全食那天开始没停过。

这雨很妖怪,但确实是好事,皮肤不用每天日光浴成巧克力酱,不会汗流浃背成雨人,人不会浮躁,却异乎寻常地平静。

H2无力挽回,她的使命已终了,为了纪念咱俩曾经极大的欢娱,特此哀悼一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流光岁月 魔幻呈现

流光岁月 魔幻呈现

Miss it and you miss Shanghai
华灯初上的时候,卸下一身疲惫,用一种第一次相亲的蠢蠢欲动憧憬即将发生的一切。

ERA   光影的的交错,场景的变更 逐渐从一个时代跨向了另一个。我们像不谙世事的稚童,兴奋地寻找每个时代变迁的线索,不错过任何蛛丝马迹,每每找到分界点,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